行业资讯 industry-information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现代世界人种基本形成在什么阶段(人种的分化)

现代世界人种基本形成在什么阶段(人种的分化)

发布时间:2021/09/25 行业资讯 标签:曼萨协会智商测评浏览次数:80

现代人种的分化

张志国

不同颜色代表的不同人群Y染色体谱系,颜色柱子的高低代表这个人群出现的时间长短,出现最早的是A人群(布须曼人),而亚美利加人(Q人群)分化出的时间最晚。从图上看,白人(高加索人,包括G、H、I、J、L、T人群)分化出的时间早于黄种人(蒙古利亚人,N、O人群)。

这是英国遗传学家绘制的一个与上面的现代人彩色Y染色体谱系图类似的图,谱系之间的关系相对上图更直观,可以互为参考。参考上图,Q代表的印第安人男性基因与消灭印第安人男性基因的西班牙男性R(古雅利安人)基因,居然是亲近的兄弟关系。如果不是基因学研究给了我们这些铁证,再大的想象力,也难以想象欧洲西南部男性基因竟然会与印第安人男性基因有着如此亲近的血缘关系。可见,人类族群之间的复杂关系完全超出我们的想象,我们只能根据实际情况分析归纳。

现代人类的东非祖先群体中的一个男性Y染色体单倍群突变为A(M91),根据Y染色体的单倍群谱系分析,这是发现的最古老的突变类型,这个男性是所有现代人男性的直系始祖,我们可以称之为男性第一超级祖先。12万年前,人类的东非祖先群体中的一个男性Y染色体单倍群突变为B[ M60/181和M168(P9)],这是次古老的Y染色体单倍群,产生这个突变的男性自然可以称为人类第二超级祖先。现在不具备这个新突变B的人群,集中分布于非洲南部和东北部,也零星分布于中非地区,本书把这些不具备突变B的人群简称为A人群。相关的人种是非洲南部的布须曼人(旧称开普人种或侯腾图人种),非洲东北部的尼罗-撒哈拉人(奴比人种)也与之有关。

A人群下面的有些亚型只出现在埃塞俄比亚的一些群体中。最近的研究指出,A人群可以追溯到非洲中部偏东北地区,非洲南部布须曼人的A人群也是从北方而来。布须曼人的科依桑语系的语音是世界语言中最为特别的,有着复杂的搭嘴音。包括尼罗-撒哈拉人在内的布须曼人种的肤色呈橙红色,而不是常见的非洲人的黝黑色。考古学和遗传学研究都发现,非洲的黑种人只是最近一千年来从非洲西部扩张到非洲东部和南部,此前非洲大部分区域的居民都是橙色人种。在黑色人种和橙色人种的接触中,A人群的Y染色体也流入了非洲中南部的黑人中。

7万年前,Y染色体单倍群突变为B[ M60/181和M168(P9)]的人群中,一个男性又产生了一次新的基因突变,突变为单倍群M168(P9),这个男性可以称之为人类第三超级祖先,除了A人群和B人群,其它现代人都是这个男性的直系后代。现在我们把具有B[ M60/181和M168(P9)]突变,而不具有M168(P9)突变的人群称为B人群。现在的B人群大致对应中非、刚果等地热带雨林中的俾格米小矮人。非洲东部坦桑尼亚的哈扎比人Y染色体也多为B人群,他们的身高也同样偏矮。俾格米人种非常适应在热带雨林中的生活,有些村落完全建造于雨林的树冠上。他们的肤色也偏橙色,不同于西非尼格罗人的黑色,所以也算是一种橙色人种。矮小的俾格米人与高大的尼格罗人在毛发上特征差异也很明显。成年俾格米男人有着浓密的胡须,而尼格罗人的胡须一般很稀疏。

A人群和B人群这两个橙色人种与其他人群的分化都在7万年以上,其他分支都是7万年之内走出非洲的人群的后代。A人群和B人群被后来的携带其它突变标志的人群挤压着生存空间,现在其数量已经不大,属于人种群体中的大熊猫,很稀有,对研究人类远古历程有重要价值。

从上面的这两个不同时期的人种分布图可以看到,这一万年内,黄种人和白种人及黑种人获得了生存地域的扩张,依然是生存竞争的赢家,而俾格米人和布须曼人已经退出人类族群主流。

男性第三超级祖先的后代中,又诞生了三个男性超级祖先,分别是:男性超级祖先C(M130)、男性超级祖先YAP(M145/203)、男性超级祖先F(M89)。这三个男性超级祖先,三者血统上互不隶属,类似于兄弟关系。

男性超级祖先YAP(M145/203)的后代中,又分化出D(M174)和E(M96)这两个男性超级祖先,本书把这两个男性超级祖先的后代称为D人群和E人群。其中D人群和E人群是最早的黑种人,这两个人群可能是六七万年前在红海与阿拉伯海的接触区域附近分离。E人群回到非洲,一路向西,成为非洲西部的尼格罗大黑人;D人群辗转向东迁徙,成为东南亚的尼格利陀小黑人。两种黑人的分布区域相距如此遥远,在身高上也达到两个极端。尼格罗人非常高大,非洲西部有些种群的成年男子往往超过180厘米,而尼格利陀人的成年人一般不会超过150厘米,甚至更为矮小。

尼格利陀人现在仅存于缅甸以南的安达曼群岛(属于印度)、泰国和马来西亚边境山区、菲律宾中北部山区。但是其对应的Y染色体单倍群D广泛分布于青藏高原、日本列岛和中南半岛。所以这些区域很可能是尼格利陀人的历史分布区,不过后来在黄色或棕色人种的影响下发生了人群体质变化。很有意思的是,菲律宾的尼格利陀人中没有发现单倍群D,而有着来自新几内亚的棕色人种的单倍群C和K。这可能是棕色人种后期的扩张影响。而日本列岛最早的居民绳文人有着单倍群D,身材也在150厘米以下,应该属于尼格利陀人种,但是面貌特征却是典型的澳大利亚棕色人种。所以,在迁徙路线的末端,人种之间交流的复杂程度远超我们的想象。

男性超级祖先C(M130)的后代本书称之为C人群。男性超级祖先F(M89)的后代本书称之为F人群。C人群和F人群有着共同的男性祖先,可以称之为CF人群,C人群和F人群共同的男性祖先可以称之为男性第四超级祖先,是欧亚大陆土著男性的共同祖先。CF人群跨过红海以后,继续向北进发,分化出F人群和C人群,F人群来到两河流域,而C来到印度河流域。在这两个区域中,这两个人群演化成了不同的人种。C人群形成了棕色人种,在五六万年前扩散到东亚、东南亚和澳大利亚、新几内亚、美拉尼西亚,也被称为澳大利亚人种。而F人群则是白种人和黄种人的祖先,这是现代人的主体,因此,男性超级祖先F(M89)可以称之为男性第五超级祖先。

F人群开始从两河流域、里海南岸扩张,又分化出了五个男性超级祖先G、H、I、J、K,这五个男性超级祖先相互之间没有血缘继承关系,属于兄弟关系(并不是亲兄弟关系)。其中的G、H、I、J四个男性超级祖先在欧亚大陆西部成为高加索人种(白种人)。

K这个男性超级祖先的后代中又分化出了K1、K2、K3、K4、L、M、P、ON(M214),这8个男性超级祖先,和K*所代表的一系列男性祖先(这一系列男性也传播了直系后代,但是后代数量与其他超级祖先相比不多)。其中L这个男性超级祖先的后代被归入白种人中。K1、K2、K3、K4这些超级祖先的后代被归到澳大利亚的棕色人种中。其中P这个男性超级祖先的后代中又分化出了Q、R两个男性超级祖先,和P*代表的一系列男性祖先,Q是印第安人男性的祖先,R的后代是白种人。ON(M214)是我们黄种人的祖先,可见K这个超级男性祖先的后代,占据现代人的近半,可以称之为男性第六超级祖先。而ON(M214)这个黄种人祖先,可以称之为男性第七超级祖先。

ON(M214)人群来到东亚形成黄种人,取代棕色人种成为东亚的主体人群。大约1.3万年前,N(M231)人群从东亚扩张到北亚和北欧。也是在大约2万年前,Q(P36)和R(M207)人群来到了中亚,他们并没有在当地形成独特的种族,大多融入了周边的种族。大多Q人群向东迁徙加入蒙古人种,部分继续东迁,大约1.5万年前跨过当时已经是陆地的“白令海峡”进入美洲,形成亚美利加人种(印第安人)。R是中亚地区的主要人群,但同时大量向西迁徙加入高加索人种,成为南欧人群的主流。

在距离今天1100年前,属于E人群的漆黑色皮肤的西非班图黑人只分布在占非洲20%面积的西非地区,在非洲东部、中部和南部,占非洲面积60%以上土地上生活的是狩猎的黄褐色皮肤的布须曼人,今天他们仍然有很多人生活在南非,看上去肤色并不太黑,布须曼人兼具黄白黑人种特征,而且其Y染色体单倍群是最古老的A类型,可能是最古老的人类族群。直到大约3000年前,西部非洲的E人群掌握了农业技术(种植业和畜牧业等属于农业),人口数量开始明显增长,实力大增,开始扩张,才把东非洲等地的较浅肤色的A人群和B人群取代了。由于欧洲人大航海时代的殖民活动,西非洲的这种人群取代,被打乱而未能全部完成。

可以把现代人类分为四个不同的地理种:黑色人种(尼格罗人种)、棕色人种(澳大利亚人种)、黄色人种(蒙古人种)和白色人种(高加索人种)。黑人头颅较圆,额部较突;白人头颅较侧扁,面部凹凸不平,眶骨深,鼻根低;黄种人头颅前后较扁,面部较平整,鼻根高;棕色人种颅型略偏圆柱形,面部起伏也较大。另外,从发型上看,黄种人多直发,棕种人多窄波发,黑种人多旋发,白种人多宽波发。

这是一幅来自网上的布须曼人狩猎出行图,布须曼人与我们黄种人有着共同的祖先,在我们的祖先还在非洲生活的时候,我们的祖先与布须曼人的祖先逐渐产生了分化。与我们祖先分化的布须曼人的祖先一直待在非洲,分布于非洲的东部和南部,生活环境与我们的共同祖先的生活环境差异不大,估计其禀赋相对我们的共同祖先变化不大。

我们现在见到的布须曼人生活在非洲南部,距离阳光炽热的赤道地区较远,皮肤没有那么黝黑。可以想象的是,生活在非洲东部大草原上的布须曼人,皮肤就黝黑的多了。俾格米人由于长期生活在热带森林中,进化出了较小的体态,森林遮挡了一部分阳光,因此皮肤颜色类似于生活在南部非洲的布须曼人。而尼格罗人长期生活在阳光最为炽烈的非洲西北部,自然是皮肤最为黝黑。

我们的祖先与尼格罗黑人的祖先分手相对要晚一些,我们的祖先与尼格罗黑人的祖先的血缘关系比我们的祖先与布须曼人的祖先的血缘关系近一些。我们的祖先与尼格罗黑人的祖先分手的时候,智力自然是类似的。

我们的祖先在非洲东部草原上生活的时候,肤色应该比现在生活在非洲南部的布须曼人的肤色深一些,可能会略比生活在非洲西北部的尼格罗黑人的皮肤颜色略浅一些,毕竟虽然是赤道地区,但是这里是稀树草原地区,当时的降水可能会比现在多一些,树自然多一些,皮肤颜色可能会不那么黝黑。

根据英国曼萨协会对世界各个人群智商的数据测量或统计,尼格罗黑人的智力是明显高于布须曼人的,也高于俾格米人的智力。由于智力因素,俾格米人或布须曼人无法适应现代人类社会,因此,只能继续保持狩猎采集生活。虽然尼格罗黑人智力明显高了一些,但是适应现代工业社会或城市社会依然比较吃力,遇到的发展问题很大,这其实就是现代撒哈拉以南非洲落后的根源。

张志国,河南鄢陵人,爱好广泛,求知欲强,具有强大的想象力,敏锐的思考能力,深入了解了经济学、对地理、历史也有较多学习。近期主要侧重于历史领域的学习,对人类发展历史有了一定的认识,向往写一部简洁的人类发展史。由于前期精力多用于汉族发展历程领域,这自然形成了本书稿的内容。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zouchangcheng@youseedisplay.com.cn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姓 名:
邮箱
留 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