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industry-information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铁幕是什么(铁幕演说中的铁幕是什么意思)

铁幕是什么(铁幕演说中的铁幕是什么意思)

发布时间:2021/11/09 行业资讯 浏览次数:90

“从波罗的海边的什切青到亚得里亚海边的的里雅斯特,一副横贯欧洲大陆的铁幕已经降落下来。在这条线的后面,坐落着中欧与东欧古国的都城。华沙、柏林、布拉格、维也纳、布达佩斯、贝尔格莱德、布加勒斯特和索菲亚——所有这些饱经沧桑的城市及其居民无一不处在苏联的势力范围之内,不仅以这种或那种形式屈服于苏联的势力影响,而且还受到莫斯科日益增强的高压控制。”

上面这段话是英国前首相丘吉尔于1946年3月5日在美国富尔顿城威斯敏特学院发表的著名的“铁幕演说”中最经典、也是最为人熟知的一段话。“铁幕”这一名词从此名遍天下。

丘吉尔发表“铁幕”演说

相信玩过《红色警戒》的人对上面苏军阵营的一种名叫“铁幕装置”的装备应该不会陌生,铁幕装置这个词的原型就来自丘吉尔的这篇演说。但是丘吉尔却不是该名词的发明人。

该词出现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当时法国总理克里孟梭在众议院宣称:“要在布尔什维克周围装上铁幕。”而这个词较为频繁地使用还是在纳粹德国宣传部长戈培尔在1944年发表的《1945年》一文中所使用以后,这个词才在欧美流传开来。

这是戈培尔的原文:“如果德国人民放下他们的武器,根据罗斯福、丘吉尔和斯大林的协议,苏联人就将控制欧洲东部和南部,包括帝国的大部分地区。在苏联控制的大片领土上,一副铁幕即将降下,铁幕后面所有的国家都会被屠杀。”

前美国中情局局长艾伦·杜勒斯在1945年12月3日的演说中也用过这个词,但是仅指德国:“我们很难说清楚现在发生了什么,但是总体而言,俄国人的行径只比暴徒好一些。他们洗劫了所有的流动资产。那些被迫用双脚走入苏联控制区的德国人拿不到粮票,只剩一口气。在这些人的命运中,铁幕已经降下,情况可能非常糟糕。与雅尔塔的承诺相反,大约800到1000万人被奴役。”

但是大多数人还是从丘吉尔的演说中才得知“铁幕”一词的。

欧洲的铁幕

讲道理,“铁幕”在欧洲是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它的意义并不仅仅是东西方进行了数十年的冷战,也不仅仅是什么东方专制、西方民主自由之类的政治正确的口号。铁幕之所以会出现并且在那个地方出现,并不是偶然现象,而是有其深刻的地缘与人文因素的内在影响所形成的。

如果仔细观察铁幕两边,首先你会发现一个因素,即苏联的势力范围包含了所有的斯拉夫人国家。

我们先来看一看:斯拉夫人包括东斯拉夫、西斯拉夫和南斯拉夫三支,东斯拉夫人主要包括俄罗斯、白俄罗斯和乌克兰三国,已经被苏联统一了。西斯拉夫人主要包括波兰和捷克斯洛伐克,以及东德的索布人。南斯拉夫人则主要包括南斯拉夫六国和保加利亚。这些国家无一例外全部都处在铁幕以东。

罗马尼亚和匈牙利不是斯拉夫国家,但是它们的地理位置处在三个斯拉夫分支连接通道的中间,因而从地缘上来讲,它们不可能保持实质独立。而东德的前身,它的主体是勃兰登堡,也就是普鲁士,普鲁士的故土全部都处在波兰或者俄罗斯的领土范围之内,仅剩的勃兰登堡选帝候的地盘保存了最后的普鲁士残余,而普鲁士在条顿骑士团征服之前,并不是日耳曼人,而是波罗的语族的人,而波罗的语族,主要包括立陶宛、拉脱维亚和普鲁士,是斯拉夫语族的亲族,有一种不太常见,但是确实在学术界有一定基础的划分,名为斯拉夫——波罗的语族,就是把波罗的海人作为斯拉夫人的亲戚来对待,因为两者的语言相对于日耳曼人更接近。

苏联通过斯拉夫运动统合了所有斯拉夫国家

所以,苏联在铁幕以东控制的国家,不是斯拉夫国家就是斯拉夫的亲戚国家,或者是处于它们之间的通道国家。只有阿尔巴尼亚是个例外,但它也受到南斯拉夫的强烈影响。

而且,苏联控制下的国家很多都具有相当的亚洲成分。这些亚洲成分在我们中国人看来或许不算什么,但它在欧洲却足以对欧洲认同造成影响。匈牙利与拉脱维亚、芬兰都属于来自亚洲的乌拉尔语系,他们人种是白人,语言是亚洲人的语言,保加利亚的国名来自亚洲的游牧民族保加尔人,波斯尼亚深受土耳其影响,捷克首都布拉格的名字竟然来自于蒙古语,就连柏林这个名字,也在自于斯拉夫人。

所以,几十年后再回头看看苏联当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你会发现它的问题在于:布尔什维克主义是一种超越国家与民族的、人类共有的伟大理想的实践,是全世界无产阶级的希望与唯一出路。但是苏联在操作的过程当中,有意无意地陷入了一种“大斯拉夫民族利益”的怪圈之中。

二战期间,苏联政府曾经利用斯拉夫人的民族纽带,积极寻求斯拉夫民族的支持。1941年8月,在莫斯科召开了泛斯拉夫代表大会,苏联作家亚·托尔斯泰致开幕词。在这次大会上,苏联宣称反对泛斯拉夫主义,因为它是反动的,违反了各民族之间的平等原则。但是另一方面,它又号召全体斯拉夫人联合起来反对德国法西斯的侵略。

这一策略无疑是成功的,苏联也有意在推进斯拉夫各民族关系的同时消除泛斯拉夫主义带来的影响。通过泛斯拉夫运动将东欧地区纳入苏联的控制之下,在二者之间建立一种特殊关系。但是,尽管苏联原则上对泛斯拉夫主义进行的是利用的态度,民族主义尤其是泛民族主义对于苏联的腐蚀仍然不能免俗。一方面,这一策略让苏联在战后获得了东欧的势力范围,另一方面,也把它限制在斯拉夫人地盘的天然边界之内,背离了世界革命的初衷与方向。

所以,在这一层意义上,东欧集团实际上是一个带着共产主义外衣的斯拉夫统一体系,苏联模式被和斯拉夫民族深深绑定,而在世界其他地方只能影响几个小国家,苏联实际上已经被困死在亚欧大陆北部从易北河到太平洋之间的地区,成为了一个被困死的陆权怪兽。

而在另一个层面上,刚才讲过,苏联控制下的国家很多存在不同程度的亚洲成分。这些国家的另一个共同特征就是威权主义特征浓厚,而且往往深居欧洲大陆内部,远离外海,相比西方国家,它们在政治上往往有着威权主义与僵化体制的传统,却又没有东亚、南亚和西亚国家长久而优秀的文化传统和政治特色,本质上是西方影响下的一个子文明,却历史长度有限,极权主义盛行,在世界历史上是一个长期的文化空白区。

中东欧国家立国时间都很短暂

铁幕以东的亚洲成分与地中海以东的亚洲成分不一样,如果抛开“东方专制、西方民主”的老生常谈的东方主义偏见,那么地中海以东的西亚、南亚以及远离地中海的东亚,都是拥有四五千年以上历史的悠久文明古国,相比西欧人,他们有着更为悠久自信的文化传统,在西方人到来之前的几千年里创造了数不清的文化财富和宝贵的人文遗产,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文明都不比西方文明差。但是巴尔干以北的中东欧地区不行。

他们不是东方大河文明的继承人,而是长期处于北方森林渔猎部落的范围之内,并受到来自欧亚草原带的游牧民族的影响。从一定程度上来讲,他们比游牧民族还要落后,正如蒙古西征恰恰塑造了俄罗斯一样,没有蒙古西征的俄罗斯只可能是东欧内陆的一个只有几百年历史的袖珍小国。

这个地方越往西,就越会受到西方文明的影响,但是与正宗的西方文明不同的是,由于它们深处内陆,因而它们无一例外地极度缺乏海洋性,也缺乏商业冲动。以这些国家中最为发达的普鲁士为例,普鲁士长期处在东北欧容克地主的统治之下,在容克贵族制度下,大量的人是农民,容克地主缺乏发展资本主义的冲动,如果不是因为拿破仑战争让普鲁士获得了一片与本土不相邻的莱茵省地区,普鲁士甚至不会想到要统一德意志。普鲁士的军国主义、专制主义的政治传统,容克地主和农民的保守底色,与莱茵河地区德意志商人和资本家自汉萨同盟时期就留下的传统相差甚远,这也就是为什么东德和西德会分裂的深层原因,因为西德是德国,而东德是德意志东进运动中的开拓地,在底色上根本不是一回事。

容克贵族制度是一种十分保守的内陆农业贵族制度

在北欧地区,铁幕不明显,因为那儿都是中立国。但是还是有一个偏向苏联的芬兰,让这个世界产生了一个专门的名词“芬兰化”。所谓芬兰化,是指一个国家表面中立,但实际上近乎无底线地对一个强大的邻国进行事实上的服从。马歇尔计划出台之时,美国邀请欧洲除了德国之外的所有国家参加,西德没有被邀请,却主动要求参加,而苏联和东欧八国拒绝参加。让人感到有些意外的是,芬兰与苏联和东欧采取一致的行动。固然有苏联的逼迫因素在内,但是接受沙俄统治一百多年,以及语言上的亚洲底色,还是让芬兰对其他北欧国家产生了裂痕,芬兰也是北欧相对最落后的国家,这恐怕不是偶然。

除西班牙外浅色的国家均拒绝参加马歇尔计划

中东欧国家普遍政治体制僵化严重,这和它们是不是共产主义国家并没有多大关系,不管是沙皇帝国还是拜占庭帝国,政治上都是专制的,拜占庭甚至是宫廷政治阴谋的代名词,而普鲁士也是一个半专制主义的军国体制国家,匈牙利、保加利亚等国则有着深厚的游牧汗国传统,巴尔干各国更是长期接受奥斯曼帝国的统治,这与西方国家的资产阶级民主议会制度形成较大差别,与亚洲古代各君主国也不同,中东欧国家普遍实行一种表面是共和制度,实际上却军事独裁的威权体制,这在世界上相当罕见,仅仅有拉美地区在20世纪有过这种倾向。

这是铁幕形成的第二层次原因。还有一个层次,那就是这个地方,极度缺乏人文传统,简而言之就是没有历史。在历史上,斯拉夫人最初是被罗马人记录下来的,当时是作为罗马人的奴隶被最早记录下来。然后就是几百年的空白期。直到西罗马帝国灭亡之后,在公元5到6世纪,捷克最初的国家政权才出现在世界舞台上。而捷克已经是中东欧非常先进的国家,历史也仅仅有1500年左右。匈牙利的名字来自于匈奴,是不是匈奴人没有证据,不过马扎尔人是一种比匈奴人更落后的民族应该是没有争议的,它最初登上历史舞台已经到了9世纪末,距离匈人横扫欧洲已经过去了几百年。保加尔人的出现是在7世纪,而俄罗斯是到了862年,才在维京王公的带领下建国,但这个时候的基辅罗斯,称之为乌克兰的历史可能更合适一些,现代意义上的俄罗斯起源于莫斯科公国,最早出现在1147年,而经过了蒙古人200多年的统治之后,最终到1533年才完成俄罗斯的统一,至今不到五百年时间。芬兰更短,在1809年瑞典把它割让给俄罗斯之前,它没有什么独立的历史,包括普鲁士人和大部分波罗的海人在条顿骑士团之前也默默无闻。

俄罗斯统一其实还不到五百年

相比之下,西欧各国的历史普遍接近或超过两千年,古罗马接近三千年,古希腊超过四千年,亚洲其他地方任何一个文明都能轻易超过四千年,最久远的美索不达米亚竟然接近一万年,就连日本也接近三千年,非洲的埃塞俄比亚也有三千多年历史。阿拉伯人可能有些许争议,因为伊斯兰文明至今为一千四百年,但是阿拉伯人继承的是美索不达米亚及其周边的文明,算上前伊斯兰时代,西亚文明是最久远的。即便只计算贝都因人的文明,算上伊斯兰时代之前,也有大约两千年的历史。而中东欧国家普遍只有五百到一千年历史,最久不超过一千五百年,不到西欧最短的国家的历史。历史上,欧亚大陆地区类似的地方可能只有北欧,那里从维京时代开始算起,只有一千多年历史。但是北欧人却更好地融入了西方,中东欧却没有。

所以,缺乏人文底蕴也是这个地方陷入僵化体制之困的原因之一。这跟改不改革关系不大,人们在世界其他地方能够见到宏大的古建筑和大气磅礴的史诗,在这个地方只能见到格子楼和审查过的新闻报刊,即使是古建筑,恐怕大部分的历史也不超过1200年。这应该不是偶然的。毕竟,大家仔细回忆一下,如果让你举例,说出公元前一千年的时候,与古罗马和西周同时期的斯拉夫人或者马扎尔人在干什么,有什么文明,谁能说得出来呢?

在世界其他地方,人们总是能够找到存在数千年的历史、人文与宗教因素,拥有数不清的强大文明,诞生了许多著名的哲学思想,以及许多让人类受益至今的科学思想。比如古希腊的哲学,或者古埃及的金字塔、象形文字和帝国传统。而在这个地方,却出现了诸如泛斯拉夫主义、泛突厥主义(俄罗斯鞑靼族人提出)、马赫诺无政府主义甚至纳粹主义这样的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奇怪“主义”思想大行其道,而且这些思想大都是在近一两百年之内突然出现的,没有任何传承之处。实际上和它的人文底蕴浅有很大关系。

乌克兰无政府主义者马赫诺

综上所述,铁幕的产生是集斯拉夫的民族因素、深处亚欧大陆北部的地理因素和历史时间短的人文因素三者共同造成的,铁幕并不会因为冷战的结束而消失,跟共产主义或者东方也没有什么关系,而是中东欧自身因素所造成的与西方的隔阂而起。实际上,它在历史上一直存在。在历史上,这里是一片既不属于欧洲也不属于亚洲的三不管空白地带,在人类历史上其实是个新手,这一地区的经济发展前景不明朗,也没有什么值得复兴的文化传统,面对这片冷战后的“新欧洲”,老欧洲人实际上也是爱莫能助。在未来,可以肯定的是,它还会长期存在,并给欧洲人带来困扰。中东欧各国人民不应该继续维持其僵化的体制,也不应该唯西方马首是瞻,而应该积极与他国进行广泛交往,完善自身文明,早日走出一条独特的发展道路才是正途。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zouchangcheng@youseedisplay.com.cn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姓 名:
邮箱
留 言: